草原骄子登上深圳卫视新国货受明星追捧

发布日期:2019-10-08 16:22   来源:未知   

  Lambbal手工皂自上市以来,因其选用传统草原羊尾脂等生态原料逐渐进入高端市场,并且受到时尚人群的青睐。八月底受到深圳卫视邀请,公司创始人布仁及团队一行专程赴深圳录制节目,将手工冷制羊脂皂带上节目呈现给全国消费者,同时也获得了媒体界朋友的一致好评,本文转自时尚情感专栏作家童童老师原创。

  上个月我们录制节目的时候,不知道是水土不服,还是什么东西过敏,脸部长了好多湿疹一样的小颗粒。后来,节目组的一个小姐姐就拿了块洁面皂给我,说试试这个百分百纯天然的洁面皂。我当时因为用自己的洗面奶,脸上会有刺刺的感觉,就接受了她的好意。

  后来真的觉得这个洁面皂特别好用,脸上的湿疹两天后就消失了,而且洁面皂用了之后没有什么紧绷感,皮肤水润滑嫩。我本来想看看这是哪里产的,结果包装纸被我弄掉了,只剩一个小小的英文标签黏在洁面皂上面——Lambball我心里嘀咕,羊脂球?莫泊桑?难道是法国的产品?难怪这么纯天然,这么好用呢。

  没想到,通过《家乡的宝藏》这期节目,我得以了解这块羊脂皂来自我们自己国家的内蒙古大草原,而和它的创始人——布仁对话后,才发现他的故事,居然真的像莫泊桑的短篇小说一样有趣。

  布仁,1982年出生在素有“草原明珠”之称的内蒙古锡林郭勒,一个普通的牧民之子。他从出生起直到上大学之前都在这片草原上生活。除了上学,他都在草原上牧羊。那时候,这个牧羊少年一直渴望离开这“天苍苍野茫茫”的寂寥。对外面世界的强烈向往驱使他刻苦学习。

  2001年,他考上大学了。终于要离开这片一望无际得令人厌倦的大草原了。当时,他就想——我一定要留在外面的世界,过繁华的都市生活,做一个真正的文明的现代人。抱着这样决心,布仁开始了他求学,求职,深造,留学的远大前程。

  2006年,他大学毕业后就去了日本,进入日企上班。2007年,他已经在世界500强的NTT DATA集团担任系统工程师和项目经理。2011年,他去了日本最高学府庆应义塾大学攻读硕士学位。2013年,他完成了学业。这时候的布仁,已经完全在日本扎根了。他娶了在东京工业大学读博士的同乡澈乐木格,生了一个可爱的小女儿。像所有大都市上班族一样,开始了忙碌又充实的快节奏生活。

  东京的生活,比草原上牧羊少年幻想的还要丰富,高楼大厦,动漫,高科技,灯红酒绿..........

  八年过去了,完全褪去牧羊人的青涩,满身都是精英标志的布仁,有一天在翻日本的乡村杂志时,突然,想起了草原的风,那种乡村的淳朴和真实,让他有些恍惚。于是他对妻子说,不如,我们在北海道也买个牧场吧,过一种都市的田园生活。同样热爱田园的妻子,热情的响应了他。

  然而布仁没想到,他逃离的家乡锡林郭勒此时正经历着重大的变革。2013年全国电商大发展的年头,布仁家3000亩的草原要被政府征用来建物流园——1000万的现金,还有更多的优厚条件。家里老人茫然不知所措,呼唤在海外的儿子们回来拿主意。

  阔别八年,又回到了熟悉的大草原。站在故土,布仁百感交集。但那一年,更焦急的是草原上的牧民们,收购端的羊肉突然大范围降价,最后导致羊尾被拒收。成千上万的羊尾堆在那里,沉甸甸的压在了布仁心上

  远离家乡的游子此刻关于家乡的深刻情感像一台久久闲置的机器一样,居然被激活重启,一幕幕幼时草原生活的画面猝不及防地在脑海中回放,用力地冲击着他的心脏:记忆里,小时候的草原,一到冬天北风呼啸,零下40度的低温,经常容易让脸和手上的皮肤皴裂,老人们给涂上羊尾油就好了。而草原上的孕妇们每天晚上都习惯将羊尾油涂在肚子上,也能预防妊娠纹......被遗弃的羊尾油像个可怜的孩子一样,等待他的发掘。

  国外留学的知识让他知道,羊尾是天赐草原人民最宝贵的财富。因为羊尾中饱和脂肪酸和非饱和脂肪酸比例均衡,富含omega3等营养成分具有护肤作用。

  不巧的是,跟他一起回来的妻子澈乐木格,本来就是超敏感肌,又因为水土不服,皮肤开始出现红疹,整夜在那里挠抓。布仁想起牧民们治疗各种皮肤病的土方法——擦羊尾油。于是,他用家里那堆积压滞销的羊尾上的油脂,给妻子擦拭起来,没想到几天后妻子就痊愈了。

  在东京读了化工博士的妻子,非常高兴,她觉得日本的洗护产品虽然位居世界前列,但其实很多都是化工的,非常容易把皮肤的天然屏障给伤害了。布仁说,其实我们的羊油还真是天然的啊。不如用来做护肤品更健康更安全呢。夫妻俩一拍即合:为什么不利用所学,变废为宝,将羊尾脂利用起来做成最好的护肤品呢,这样既可以帮助草原上的牧民,又可以让更多有需求的人受益。

  布仁想起了他想要去北海道买的牧场,想起了他向往的田园生活。远在天边,其实也可以近在眼前啊。这3000亩的大草原,为什么一定要卖掉呢,为什么不能在这上面建立自己的理想家园呢?那些沉甸甸肥腻腻的羊尾,如果能利用起来,变废为宝,岂不是两全其美。但真要落实的时候,妻子开始为现实有些犹豫,彼时夫妻俩在日本的年薪接近人民币一百万了,车子已经买了,房子也在看,女儿马上要读幼儿园了,放弃这稳定优渥的生活,回来从零开始。她不敢想象。

  布仁说,我回来也正是为了孩子。如果把孩子放在日本养育,她就彻底变成了一个日本人。她跟中国的联系就完全断了。但我们是中国人,我们的根在中国。就这样布仁一家毅然离开了繁华的东京,重新投入到大草原的怀抱。

  一个创意的构想到实现,其中的艰辛不言而喻。夫妻俩没钱,没人脉,没支持,万事靠自己的双手。妻子澈乐木格虽然再次怀孕了,但每天还是跟布仁一起在蒙古包里倒腾冷制皂。他们想拿着这产品去参加锡林浩特市的首届创业比赛,夫妻二人齐心协力,终于在比赛中取得了第三名的好成绩,得了两万元的启动奖金和八万元低息贷款以及一间免费的办公室。

  布仁动情的说,比赛出结果的那天,澈乐木格早产了,我的儿子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我的品牌也创立了,我一直在想,Lambball也是我的另一个孩子。所以,我一直把它当孩子一样珍惜。现在我们的品牌开始小有名气了,很多人就想加盟合作,一起去上海,广州,或者日本找加工厂,灌装,贴牌,把产品全线铺开。

  但是因为我觉得这是我自己的一个孩子,就不愿意这么急功近利,还是希望对每一个消费者负责,踏踏实实做好自己的产品,一步步的成长和发展。

  布仁说,因为我们的皮肤是身体的最大的新陈代谢器官,它占到我们体重的15%,如果我们天长日久的用那些化工原料制成的护肤品,降解性差,残留特别多,皮肤屏障被破坏,容易导致皮肤过敏,皮肤病变。但是我们的羊脂皂,是百分百纯天然的。而且用的是冷制技术。普通的洁面皂用的是高温技术,会把油脂里面的有效成分给破坏,而且因为高温技术成皂容易,所以他们会选择低廉的油脂,比方说棕榈油。

  但我们用的都是高级的食用油,比方说羊脂油,橄榄油,椰子油,还有天然的精油。不含香精、色素、防腐剂、矿物油、合成表面活性剂。所有的原料只使用天然成分。

  而且Lambball冷制皂在皂化过程中,从油脂中分离出的甘油全部保留在香皂中,其含量可达30%左右。100g皂含有相当于500g化妆水的保湿成分,在清洁之余,为皮肤充分保湿,让肌肤恢复自然活力。

  我好奇的问——您说的羊脂油,是您们锡林郭勒草原上自己放养的那种羊吗?对啊。布仁高兴的说,我的草原没有卖掉,就留下来养羊了。

  他接着说,你知道吗,我开始想把日本的养殖技术引进到我们草原来,但是我一考察,他们的羊,全部是圈养的,挤在一起不通风又很臭,还吃各种抗菌药。这真的不如我们大草原上自由自在的那些原生态的羊啊。现在我的这些手工皂啊,• 纯天然羊尾脂• 只选用在锡林郭勒草原上放养长大,不进行人工育肥,月龄6个月的羔羊尾巴为原料。每只绵羊需要30亩天然牧场,相当于20000平米的牧场只能孕育10块香皂。• 其他油脂原料• 选用西班牙进口的高级橄榄油、菲利宾进口椰油、戛纳进口的乳木果油等高级油脂为原料,配合澳大利亚进口茶树精油为代表的辅料天然造化而成。在皂化过程中,温度控制在40度左右,保证了高级油脂中的营养成分不被破坏。低温皂化,每块皂在温度和湿度严格控制的晾晒车间,经过45天以上的自然晾晒,完美天成,生产原料中不使用皂基、香精、防腐剂、发泡剂、酒精等.

  羊尾脂做的洁面皂,很难去掉羊膻味吧?布仁说,由于羊脂皂是纯天然无添加的,开始会有膻味,而且还特别硬,硌手。后来,我们经过两年时间,1500多次实验和上百种油脂原料筛选,终于攻克了羊尾脂气味问题,成功调制出了没有羊膻味的手工皂。整整四年多的努力,羊脂皂在传统原料基础上,用科技手段提升,达到现代精细的护肤清洁标准。所以,今天我很骄傲的把它带到《辣妈学院》的现场,接受全国消费者的检验。

  他充满感情的说——我妻子怀孕的时候就是用羊脂皂擦肚子的,现在一根妊娠纹也没有,我的孩子们也是用我的羊脂皂洗脸洗手,草原上的风吹日晒才没有伤害他们。我们的手工皂完全可以用于孕妇和婴幼儿的。

  比这个更让他开心的是,经过了四年的努力,他的羊脂皂经过了严峻的审核标准,终于出口到了日本。让本不习惯用羊油的日本人迅速接纳而且喜欢上了。

  从草原到东京,并不是想象中的简单,多少个谈判的日日夜夜,为了省钱,往返他们只敢坐红眼航班,为了省钱,他们甚至还在机场过夜。到了今天,经济上依然是捉襟见肘。大部分资金都用在了研发上面,其余的地方真是能省就省。

  有时候,布仁也会想,要是卖了牧场,要是有了那1000万.......但是他很快打消了这个念头。要是没有了家,没有了大草原,他的梦想承载在哪里呢?

  他笑着说,我离开了东京,我的手工皂又以这种形式带我回来了。我说,恩,以征服者的姿态。

  跟布仁采访结束后,回到家里,我打算把今天的妆容卸掉。拿起卸妆乳的时候,想到里面的化工成分,心有戚戚焉。我尝试性的拿起布仁的羊脂皂,没想到,防水的眼妆一会儿就卸掉了。卸过的眼妆干净又滋润。

  布仁曾在东京的繁华中迷失了一阵子,疲倦了一阵子,也厌烦了一阵子然而,当他终于回到自己的家乡锡林郭勒,回到当年以为是落后和愚昧象征的大草原,

  他对我说——我一直渴望过一种小而美的诗意生活。以前我以为在大都市的钢筋水泥的丛林中能实现,但人到中年,我发现时代虽然鼓励我们朝着大都市前行,但是也不要荒废掉自己的家乡,

  那里的一草一木都是我们珍贵的记忆,承载着我们曾经的生活过往,理想文明,还有,爱和温暖..............